《你以为五条他妈不在乎吗她在横滨打了n年拳她的心早已像她的拳头一样火热了》转载请注明来源:奇幻中文网qhzww.com

冬阳撑着钻研念能力而头昏脑涨难抵疲惫的身体进了会审室。

和家主的会面很不愉快,冬阳还以为他们只是走个流程,没想到是五堂会审。

五条家的五个实际掌权者坐在屏风后面,言辞犀利凶恶的斥责着冬阳的所作所为,

“你真是胆子大了,学会了点儿本事就敢闹这么大的动静,总监部是你该惹的吗?你竟然敢暴力越狱——!”

一开始,冬阳还心平气和的跟他们说,“老爷子,如果我不越狱怎么翻账,是不是等着被砍头的时候大喊冤枉?我被抓了你们也不为我说说情,把死刑改成终身监/禁也行啊,起码给我留条命在。”

五条延根哼笑了几声,“我看你是因为加茂绵曾经对你起了色心,后又听了妇人的怨言,才心存歹意报复的吧。”

冬阳:“?”

冬阳一时没闹明白他的脑回路,“你说的是三年前的事?”

“果然是难成大器的女人,因为有几分肉/体上的天赋就得意忘形,因为私人恩怨就收割人命,你提前根本不知加茂绵做的恶事,就敢做下这么疯的赌博!五条兰惠,六眼怎能留在你的身边!!”

她说出最后一句话时,冬阳突然就明白了。

她呵笑了一声,“原来如此,你们还是打悟的心思。”

因为什么?

因为五条悟已经到了开慧的年纪!

因为六眼神子觉醒了无下限术式!

再不将他从五条兰惠身边夺走就来不及了!

“说多少次都没有用,我不会把悟交给你们。”

五条延根身后的五条泽之突然走出了屏风,站在了冬阳面前,“兰惠!不要忤逆长老。悟因为你已经和家族生了几分嫌隙,这太可笑了。”

“生嫌隙?他一个小孩子懂什么?”冬阳瞎说道,“不过是怕生罢了。”

五条泽之的神色很是古怪,因为屋子里光线太过昏暗,冬阳没有看清,“你要明白,在五条家,家主和长老就是一切,从前他们纵容你,但是这次不同,你做的事情总监部给了明面上的交代,但是过不了族内这一关。要说得明白些吗,如果加茂绵一开始就被认定为叛徒,诅咒师,你杀他就是立功,你会得到奖赏,可你杀他时,他是总监部的高层,是加茂下一任族长的有利竞选人。我和他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是为了什么,你姓五条,你的决定应该请示家主,你做的事情代表了我们家族——”

冬阳微微睁大眼睛,她转头说道,“家主,我杀他是为了保护悟。”

家主问,“不要以悟的名义,他并不是你的挡箭牌保护伞。”

“……”

“……”

冬阳心头火起,她这一天才意识到,这帮人的脑子是真的无可救药!

阶级制度,主仆尊卑,以及最重要的,他们无比在意命令越级!因为那在他们看来代表着权力系统的崩塌!

冬阳完全敢想象,如果家族出了事,这帮人会像是乌龟一样缩在最里层!他们会看着底层的族人一个一个的往外送,组长的人死了和他们无关,因为那是组长要关心的,组长死了和他们也无关,因为那是组长的上级团长要担心的,团长死了他们也不会如何,因为那是他们的亲信该担起责任的时候了!

冬阳越过他们行动,就是无视这层级条规,是那片叛逆斜飞出去的鳞。

不过说到底——

“你们不过是想把悟从我身边带走。”冬阳的声音从齿缝里泄出,“想都不要想。”

“兰惠!”五条泽之突然忍无可忍的惊叫了一声。“闭嘴吧!”

他的话音未落下,整个房间突然亮起了诡异的红光。

冬阳瞳孔一缩,猛地抬头看向屏风后面的家主。

她感受的恶意和敌意竟然远不止表面上的言语攻击,这个被建设用来审问犯人的房间,从一开始就做好了最佳防护措施——

冬阳扭头环顾四周,她被困在了不足一米平方的盒子内,盒子由不详的红光编织成网,带着滚烫的热意,如果是拥有无下限术式的五条,这个阵法其实并不算难。

但是冬阳唯有坚韧的肉/体。

五条泽之扭头,闭上了眼睛。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言情连载15万字
似婚

似婚

今雾
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真这么喜欢?林予墨不以为意回:还可以吧,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没想到,她看上人......
言情连载6万字
春水摇

春水摇

盛晚风
【日更++更新时间不定】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意外”,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她貌美,温柔,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她都会温和应下,然后仰头吻他,轻声道:“小玉哥哥,别生气。”赫峥表字祈玉,她未经允许,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让赫峥不满了很久。他以为他跟云
言情连载25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