旦酒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奇幻中文网qh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走出月老庙,高伯心情甚是不错。

旁边就是菩萨苑,高伯转个弯就想要往里进,想要祈求沈意官运亨通。

走了这么些路,岚净瑶头脑发胀,已经开始有些晕眩。

她都怀疑那天被凶手打出脑震荡了,可惜古代的医术没有那么先进,也只能靠自己熬着。

她立在原地不动,闭目缓了下,随后轻声唤道,“高伯,我现在有些头晕,不如你先进去吧!我在外头等你。”

高伯走回来,见她神色确实没有来时那么有精神,有些担忧道:“你跟我过来。”

一旁有一株长势茂盛的银杏树,正好可以遮阳。高伯领着她过去,“小瑶,你先在这里靠一会儿,老身去去就来。”

岚净瑶点点头,等高伯进了菩萨苑,她便背靠着银杏树,闭上双眼小歇了一会儿。

这时,有两道脚步声停在她的面前,其中一人说道:“这不是岚家二小姐吗?真巧。”

听到有人唤她,岚净瑶睁开眼,只见面前站着一位身着华服的陌生男子。

陌生男子往旁边快走两步,上前拉住另一名男子的胳膊,把他给拽了回来,“别走呀!艺文君!”

岚净瑶这才往旁边看去,只见艺文君穿着一身浅绿色淡雅的衣裳,头上戴着一顶帷帽。

被与他同行的男子拉回来后,他手扶着帷帽,对岚净瑶微点了下头,温柔地说道:“好久不见,岚姑娘。”

“哟,看来你们已经挺熟了呀!”男子说完,用肩膀轻撞了下艺文君。

艺文君低下头,显然有些紧张地小声说道:“没有,也不过就、见了几面。”

男子玩味地看着他,“才几面,你就……”

他话还没说完,便被艺文君拉着要走。显然他知道些什么,艺文君不想让他说出口。

“好,我不闹了。”男子嬉笑着,双脚杵在地上,硬是不肯再走动半步。随后他拨开艺文君拽着他的手,又走回到岚净瑶身前。

他抬手对岚净瑶作揖行礼,“在下秦百川,上一次还是在潇雅琴庄见过岚姑娘。不知姑娘改日得空,可否赏面再来我们琴庄指导一番琴艺。”

那日,岚净瑶在潇雅琴庄,被迫无奈和琴痴谭辛一起弹琴。下面正坐着他的十几位学子,秦百川当时就是其中之一。

然而岚净瑶完全不记得他,碍于礼貌,她后背离开树干,站直起来对他行礼说道:“不好意思秦公子,小女子近日遇到些麻烦事,实在无心弹琴。”

这时,秦百川注意到,她脖子上有一圈发紫的勒痕,脑袋旁边还有一个明显的肿包和擦伤,

见她伤得这么严重,惊讶地说道:“姑娘!你这是遇到杀手了吗?是谁竟敢做出这种事来?”

岚净瑶低头浅笑,没有否认。

秦百川抬手扯了下艺文君的衣袖,把头凑到他的耳边:“你快说点什么呀!你这木头!”

艺文君这才略显笨拙地开口,“我、我家里有些药,等我回去送些去给姑娘。”

秦百川在一旁翻了个白眼,低着头,用小声地只有他们二人才能听到的音量说道:“谁要你的药!你就不能关心几句吗?还疼不疼?好些了吗?我现在带你去医馆瞧瞧,你怎么这都不会?”

艺文君这才有样学样地说道:“还、疼吗?”

“已经无甚大碍。”岚净瑶答道。

接着,艺文君又杵在那低着头,一言不发。

这给秦百川急的,突然他心生一计,捂着小腹皱起眉头说道:“我肚子不舒服,先去一趟茅房,你们两个接着聊。”

他转身小跑了两步,又转过头来说道:“对了岚姑娘,你还有一把琴在潇雅琴庄。”

随后他抬手偷偷地指向艺文君,用口型对着岚净瑶说道:“他送你的。”

说完,便跑得没影了。

岚净瑶心想这秦百川大概是个僚机,看来她分析的没错,艺文君确实喜欢原来的岚净瑶。

这事大概秦百川也是知道的,才会如此这般恨铁不成钢,找了个借口偷跑掉,给他们一个独立相处的机会。

现下他们二人站在一块,不免有些尴尬。

艺文君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姑娘,那边有间香铺,你想去看看吗?”

那香铺就在菩萨苑的正对面,岚净瑶估摸着高伯一时半会还不会出来。想着现下闲来无事,于是点点头,跟着他到了香铺。

古人爱焚香,把焚香当做一桩雅事。这香铺里,各种做工精致的闻香炉、香盒、香囊等等比比皆是。

这里头人来人往,所幸这香铺也不算小,人在里面感觉不算特别拥挤。

岚净瑶一踏入里面,闻到提神的熏香一下就来了精神。两眼放光地看着眼前精美的物件,这里看看那里闻闻,爱不释手。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想起来和她一起进来的艺文君,于是放下手里的香片去寻他。

香铺大门边上,放着一张红木长桌,上面摆满了烧香拜佛常用的线香。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喜水木
文案: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取了个女生的名字,留着长发,就连那张脸,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花期越长,死气就越重。终于,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
言情连载28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人在东京,收租从太太开始

人在东京,收租从太太开始

绿豆糕真好吃
【租客:002】【姓名:小野寺玲子】【体力:5】【智力:5】【魅力:9】【每日所需缴纳租金:666日円或每日扮演家政妇角色(已缴纳)】【每日所产出金钱收入:5000日円(已结清)】【租客愿望清单:】【1.希望能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X)】【2.希望能把女儿接到东京来一起生活(X)】【3.在东京能找到可以依靠的人(已完成)】…………人在东京,躺平收租。独自在外的打工的未亡人妻,离家出走的心碎美少女……
言情连载3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