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常诞生有它特定的载体。一般情况下,那些情绪和污染会选中表世界的某个强相关物品,在里世界将它拓印出来,成为载体孵化。表世界物品几乎不受影响。

但有时污染被引动到表世界来,表世界的物品就会直接被转化为载体,如受到松田身上的污染影响而变成异常的带毒手帕。

举例来说,如果这个手帕异常是拓印载体孵化的,那表世界的手帕就还是个普通的带毒手帕,最终会被警视厅收为证物。但如今表世界的手帕作为载体孵化成异常了,它就不能再放回表世界,警视厅查案时会找不到这个关键性证物——松田那天给伊达发消息时的说法是『现场应有氰/化物』而非『现场有沾着氰/化物的手帕』,便是不为人知地将这个证物隐形了。

清道夫前辈们虽然会简单调查每个异常形成的原因,但似乎并没有和警方合作的意识,唯一一个可能有意识的也早早辞去刑警职位不干了——松田猜测警视厅里不少悬案缺乏的关键性证据可能都在他们的收容所里。

如果下次还有这种情况出现,也许可以告诉便宜弟弟,就算拿不出证物,也可以让他去指点一下那些警察。

不过这件事还有待商榷,以后再说。

有待商榷是因为,并非每个异常被消灭后都会留下收容物。并且异常的载体并非都是特定的物品,除物品型载体外还会出现环境型和抽象型。稀有度和危险程度递增的同时,留下收容物的概率也逐层降低。并且每个收容物使用一定次数后都会耗尽污染自然损毁,没有收容物的情况下,它背后的案件自然也没有记载的必要了。

松田昨天在别墅楼用自己的情绪孵化出来的异常,还没等他搞清楚载体类型就被消灭了,原地也没留下收容物,他便以为这个异常已经解决了。

——原本是这么想的,但他当场昏迷后,在梦里看完了自己活了26年以来通过手机铃声得知的每一件令他不高兴的事,小到居酒屋的老板来电话说你爸爸又在我们店里喝到打烊,大到萩原的最后一通电话录音。

仿佛松田的手机每一次响起,接到的都不是好消息。

松田醒来后,在自己的手机里翻来覆去,找到一个凭空出现的陌生录音,点开后是一段重复播放的手机默认铃声。随着声音响起一同扩散开的还有熟悉的污染。

那时时间很紧他来不及静下心研究,想保住萩原同时抓捕炸弹犯的他发现自己又是被栗原捡尸回家,在他家客房里醒来,这回连纸条都没留,收起手机就抄近路回到现场。

一直到现在,他从病床上醒来,忽然发现自己对手机铃声产生了排斥和抗拒。

这算什么事?

门外的走廊传来脚步声,熟悉的声音有说有笑地接近,松田只来得及就着他们两个贴近的姿势对松田阵平小声说:“别让他们知道。”病房的门便被拉开。

萩原和伊达拎着他们五个人——还有隔壁床的高桥小姐——的饭进来,拿出其中两份特别清淡的,分给两位病人:“高桥小姐对吗?我是萩原研二,很高兴认识你~”

高桥:“……嗯?”

两个松田:“……”

史上最快被拆穿的谎言诞生了。

松田阵平捂住脸躲避对面幽怨的目光,抬手招呼幼驯染:“萩,你给我过来。”

“嗯,小阵平?”萩原顺手把手里剩的那份饭放在人怀里,笑眯眯的,“你和小神奈都说了什么悄悄话呀?”

萩原研二肯定收到了高桥发的自我介绍邮件,所以松田阵平知道他是故意拆穿自己的。不过按理说平时萩原都会配合他装不知道——

他和萩原对视一眼,似乎确定了什么,于是轻轻放下,转移话题道:“我想换个手机铃声。”

松田被子底下的手握紧。

“诶?那我推荐上个月出道的新人歌手仓木麻衣的出道曲哦,小阵平听听看?”

松田阵平向萩原递去一个“你装得太自然了反而一下子就穿帮了”的眼神,说:“但我不想要有歌词的啊,要有节奏感的纯音乐。”

伊达接过萩原的伪装漏洞,自然地问:“怎么忽然想要换手机铃声?”

松田阵平摸了摸下巴,看向松田:“我们两个的手机都是默认铃声,听不出来区别——你的铃声也顺便换一个吧。”

“……行,试试。”松田点点头。

————

伊达航把手里的外套挂在门上的挂钩上,拿着两副外表上一模一样的墨镜过来。两个松田没多看第二眼就认出了哪个是自己的,松田阵平拿起比较崭新的那副直接戴在脸上,松田则拿起磨损得略旧的那副放在枕边。

萩原和松田阵平从昨天事件结束后就开始旷班,今天上午也是请假来医院探望,伊达更是从昨天一早直到现在都没摸到过自己的办公桌,现在松田醒了,他们三个吃完饭也要回去销假工作了。

萩原状若自然地瞄了一眼床头柜上放着的药瓶,被松田从旁边的果篮里拿起两个橘子强硬地塞进手里:“你的。”又拿起另两个同样让萩原捧着:“给伊达的。”

“小神奈不给自己留两个嘛……?”萩原看到脚边垃圾桶里的橘子皮,忽然就有点不敢吃了。他强颜欢笑道:“那我就不客气啦,小神奈也要在医院好好休养哦。”

松田阵平表示你们两个先走,我随后跟上,被萩原以狗狗眼攻击:“你们两个已经有这么多秘密了吗,我真的会嫉妒的哦……”

“嫉妒谁?”

“小阵平,这个问题太犀利了啦!”萩原说,“我两个都嫉妒,下次一定要带上我啊!”

“再说!”松田阵平关上病房门。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奇幻中文网【qhzww.com】第一时间更新《松田先生自愿加入主角对照组》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玩泥巴的兔子
路也穿剧了,穿成自己配音的《暗恋成瘾》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路也穿过来的时候,和反派待一屋里。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而他……好像也喝了?!路也:卧了个大槽!事后路也匿了,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
言情连载44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大国崛起1980

大国崛起1980

大江流
【安利完结文《大国制造1980》】【每晚9点更新】机械工程学博士许如意一睁眼穿越到了1980年,去燎原县机械厂报道的路上。此时的机械厂刚刚被人挂在了行内最著名报纸《锅炉》上,认为他们生产的锅炉,设计落后,水平低劣,质量堪忧,服务差劲,在业内成了著名“臭老鼠”!厂长郭培生更是发出了招贤令:谁能解决问题,谁来当厂长!许如意:我能啊。自此燎原厂职工见证了奇迹的发生:工龄三天的代理厂长算什么?从臭老鼠成为
言情连载36万字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一片雪饼
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第一周,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从几百、几千,到几万到不等,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头上的数字是0.00001,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第二周,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且不受控制,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而且,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
言情连载185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