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茜和艾奇娜都很喜欢偶尔会飞到前台来的一只小黑雀。

它小得可以卧在掌心;几乎全部的羽毛都是黑的,连喙也是暗淡的颜色,只有尾羽处能看到一点点白。

她们猜测这小雀是哪位船客的宠物,不然怎会一直待在船上呢?然而,她们都不清楚它的主人是谁。

——身为普通人的两位姑娘,自然感受不到小黑雀身上微弱的原力波动。

事实上,它可说是迪莉亚的宠物,但更像是她的外置器官:简单地说,凡是小黑雀所见之物、所闻之事,也都入了迪莉亚的眼睛和耳朵。

虽然小黑雀从外貌上来说是鸟类,但它毕竟是迪莉亚不成熟的原力技能的表现,视觉、听觉和她本身是一样的。

***

格鲁岛是位于普利海海域最南边的一座二级岛屿,也是珞莉花号这次航行的出发地。

迪莉亚自那里上船后已经待了十几天;在此期间,珞莉花号先后在哈瓦雷岛、提特岛和马尼拉岛进行过停靠。

每当珞莉花号靠岸,迪莉亚就会派小黑雀飞到船外,借着它的眼睛观察新来的船客、寻找可供她下手的目标。

对她来说,这个目标得符合两个标准:第一是有钱,第二是能成为被获取金钱的对象。

第一点比较好说,只要观察对方的穿戴,迪莉亚基本就能判断个大概;第二点则比较宽泛,可能涉及的方面有战斗力、判断力和同情心等等,需要迪莉亚根据具体情况作出具体分析。

……

在坎登和北纽,尤其是上层人士之间,最受欢迎的酒无疑是甘酒。

最先到达的哈瓦雷岛是著名的酒庄之岛,出品于此的甘酒被称为哈瓦雷酒;不仅在坎登和北纽广受追捧,甚至在赫塔和塞纳都有很好的口碑。

上面最顶级的酒庄有五个,分别是朗曼·威尔顿酒庄,伊莎贝尔·威尔顿酒庄,艾科赛特酒庄,维纳斯酒庄以及伦浓·戴里克酒庄……

当然,迪莉亚对这些既不了解、也不关心,她只觉得这应该是一个富裕的岛屿,出现她心中理想目标的可能性比较大。

令她失望的是,这个岛屿上的人或许正是因为经济富裕而满足于安宁恬静的生活,没有太多的追求;登船者寥寥无几,其中穿戴讲究的就更少。

勉强能成为考虑人选的只有一个三人小团队:两男一女,俱皆衣着光鲜,没有携带任何行李。

虽然觉得从他们身上获利的难度不算小,但因为没有更好的选择,迪莉亚还是控制着小黑雀飞进船里、落在前台接待台边。

没有人留心落到地上的一只鸟儿。

“三间套房。”其中一个高大健壮的男人说。

有钱人。迪莉亚想。

另一个比较瘦削的男人向相貌精致的女人温言提议道:“柏莎,我们不如住一间吧,都快订婚了……”

“我妹妹还没嫁给你呢。”高大健壮的男人不悦地打断了他的话,“再说,又不用花你的钱,你多言什么。”

“不好意思,是我逾越了。”瘦削男人面带歉意地笑了笑,向着艾奇娜道,“那就要两间房吧。”

“好的,卡尔本先生。”艾奇娜带着不变的微笑,低头记录住房信息,“那么,a5号是奥凯·格雷格先生,a6号是柏莎·格雷格女士,a7号是卡尔本先生。”

这个人……迪莉亚借着小雀黑黑的小眼睛打量着名为卡尔本的瘦削男人,惊讶地发现他的原力波动十分微弱、身体素质也相当一般——这是个彻彻底底的普通人!

身为普通人也敢来参加超凡试炼,迪莉亚不知该敬佩他勇气还是嘲笑他的愚蠢:为了迎娶超凡世家的大小姐,这是连命都不要了吗?

可是,迪莉亚内心深处又觉得她其实是能理解的,至少她知道需要钱而没有钱是怎样一种滋味……如果她是卡尔本,为了迎娶一位有姓氏的女子也会赌上一切的。

在坎东、以及世界上很多像坎东一样难得见到超凡者的地方,姓氏代表着“家族”,家族资产倒还在其次,最重要的是血统——凡有姓氏者,即便本人不是超凡者,其祖上也必然出过多位超凡者,具有所谓的“超凡血统”。

超凡者,一个代表着力量的字眼……要是拥有力量,无论财富、权势,甚至生命,都不再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东西……

望着那三人消失在拐弯处的身影,迪莉亚怔怔地想着。

……

随后到达的提特岛,在二级岛屿中算是比较小的;岛上居民多以捕鱼、打猎为生,过着清贫的生活。

自岛上出现了食尸鬼的踪迹后,陆续发生的几场血案使居民们人心惶惶。虽然后来抓到了几只新生的低等食尸鬼,但将他们转化为食尸鬼的“源头”一直没有被找到。来往的船只几乎绝迹,整个提特岛都被笼罩在一片惨淡的愁云之中。

才从奎鹿出来的迪莉亚对食尸鬼一事并不了解,但她也确实没对提特岛上的登船者抱有太大的期待。

结果和她料想的一样,一个能成为她目标的也没有。

……

马尼拉岛是珞莉花号本次航行中途经的最后一个二级岛屿,据说岛上居民的贫富差距很大。

迪莉亚对它也寄予了厚望;要是没有更合适的目标出现,她就只能寻个机会从a7号房间的那个男人身上下手了。

之前都没有被注意到,这时的迪莉亚借小黑雀之眼观察登船者已经不像刚开始那样谨慎了——

不得不说,外面的人警惕性简直低得可怕,要是在奎鹿……

这个念头刚起,迪莉亚就感到了一股杀机。

准确地说,对方的杀机并非直接针对她,而是锁定了停在岸边树木枝上的小黑雀。

展翅欲逃而不能,迪莉亚心中慌乱,与杀机的源头对上了眼睛——

那是一个矮而胖的黑衣男人,头发短而稀疏,看上去大概有四十岁;不过他的实际年龄绝不会超过三十,否则就不可能参加超凡试炼。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奇幻中文网【qhzww.com】第一时间更新《神造之物》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维持女配的尊严

维持女配的尊严

淅和
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只为站到女主面前,将笔记递上。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做事我行我素,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换上规整白衬衫,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他带的,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他
言情全本95万字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
天鹅梦

天鹅梦

穗雪
【下本《今天也要谈恋爱》求个收藏~】跳芭蕾的仙女x玩艺术的京圈少爷谢堰时是A大出了名的校草。程以蔓跟舍友...
言情全本48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玩泥巴的兔子
路也穿剧了,穿成自己配音的《暗恋成瘾》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路也穿过来的时候,和反派待一屋里。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而他……好像也喝了?!路也:卧了个大槽!事后路也匿了,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
言情连载4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