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日子被宿星带回来的古怪藤蔓没被烧毁,镇长当即去找神婆,想让她看看怎么回事。

但不巧的是,神婆女儿生孩子,她去女儿家探望未归。

镇长只得等待,好在昨日神婆就回来了,看完藤蔓后说是妖邪作祟,得做一场法事才行。镇长得了消息后昨晚就开始准备,本来今日一早就该进行,但没想到一场雨水耽搁了。

神婆手指掐算了几下,只说这场雨来的古怪,按理说今日该是晴天才是。

镇长吓的圆滚滚肚子都颤了颤,问道:“莫不是又有妖邪?”

神婆语重心长道:“等雨停了出去看看就知道。”

雨势停了后,镇长立刻叫人来帮忙,最前头是神婆,她手里攥着一个古朴的铃铛,上面画着奇怪的纹路,只有手掌大小,据说遇见妖异时会不动自响。

此时,驱邪的队伍正好走到宿家门前,铃铛叮咚作响,震个不停,满脸皱纹背脊佝偻的神婆朝着这个方向望过来。

宿星只见过她一次,听小聋子说她已经七十多岁了,满头白发编制出许多的小辫子,上面系了宿星认不出的植株,瞧着颇为怪异。她皮肤像是老树皮,身形如虾米似的弯曲,瘪着嘴,眼窝凹陷。

但奇异的是,她的眼睛并不是其他老人那般浑浊,反而清澈干净像是年轻人。

“神婆,这是怎么了?”

神婆身后抱着一块大石头的镇长小声问。

“不太对。”神婆声音沙哑的开口,朝着宿家走来。

“她是谁?”

黎臻躲在宿星身后,露出一双眼睛,有点害怕这位老婆婆。

宿星解释道:“是镇上出名的神婆,据说推吉问凶格外灵验,还能掐算很多东西。”

掐算?

黎臻看见神婆朝着他们方向走来,忍不住担心起来。

莫不是老婆婆看出来她是个女娃?蔡嬷嬷说任何人都不能知道,否则爹爹回来就不认她了!

黎臻小脸发白,攥紧宿星的衣角。

这时,那铃铛声震动更为频繁,神婆眼冒精光,当即呵斥一声:“有邪祟!”

宿家院里只有两个孩子一条狗,哪有邪祟?

莫不是,两个孩子是邪祟?

众人又突然想起,雨夜邪祟藤蔓出现的时候,只有宿星见过活藤蔓,所有事情都是他一家之言。

莫不是,他被邪祟上身了?

众人看向宿星的眼神立刻变了,甚至有人退后两步,面带惊恐。

宿星不是傻子,哪里不明白他们的意思。皱着眉头道:“您说什么呢?我们怎么可能是邪祟?”

感受到小孩抓他衣服更紧,指甲都抠着他后腰处的嫩肉了,疼的宿星嘶哈一声,低下头小声道:“别抠我。”

就见小孩脸色煞白,明显是被吓到了。

宿星还以为黎臻怕神神叨叨的神婆,于是挡在小孩身前,道:“我保护你。”

那神婆嘴里念念有词,直接朝着宿家来,宿星也不免紧张起来。只是对方并没有进来,而是走到宿家篱笆墙边,弯腰从墙根花圃底下抓起了什么。

是一缕毛发,尾端呈现红色。

镇长也走了过来,看清楚毛发后失声道:“血!”

哪里是红色毛发,是染了血!

众人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的讨论,神婆则是把毛发放在鼻子底下嗅了嗅,道:“不是人血,应当是动物的血。”

有人提道:“今日一早不少人家丢了家禽,会不会就是它们的血?”

“很有可能,”另外有人接话道,“说不定是贼人偷东西过程弄死了鸡鸭鹅,染血在毛上,不小心掉落在此地。”

人多了,说话的声音也多。有个人朝着宿家张望,说了句:“那为何落在这里?难不成是……”

宿星立刻变了脸色:“与我无关,我从来没偷过东西。”

那人笑嘻嘻:“谁不知道你爹娘没了,那你这些年怎么过活的?说不定啊,就是这小子趁着下雨偷的东西。如果真不是你,那就让我们进屋瞧瞧!”

“对啊,如果不是你,为何染血的毛发会在你家门前?而且神婆的铃铛一路都没这么响过,你家里肯定有问题!”

怪异的藤蔓,赵秀才的受伤昏迷,诡异的地动,失去家禽家畜的百姓们积攒许久的情绪爆发,终于找到一个突破口。

事情发生就要有人承担责任,而他们找到承担责任之人就是眼前这个孩子。

悠悠众口,全都一致对准宿星,拥挤在院门口,作势就要往里闯探得究竟。

宿星也吓到了,后头的黎臻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当即眼睛发红,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

“你们说我偷就是我偷了?凭什么血口喷人?”

这些年都是宿星自己一个人过来的,虽然只有七岁,但是壮起胆子架势十足,挡在黎臻的身前,像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人。

“镇长,我没偷。”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奇幻中文网【qhzww.com】第一时间更新《两小儿捉妖》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惜晞
(本文这周三入v,希望小天使们能继续支持正版,谢谢~)那天,黎枫夜班,连着做了两台急诊手术,处理了三个病情突然恶化的病人,高强度的工作,让他累得感觉自己随时会猝死。临下班前,强撑着精神去特级病房为某位......
言情连载9万字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公子衍
许南歌结婚了,她自己却不知道,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从小摸爬滚打,苦苦求生。一个是天之骄子,高高在上。两人地位天差地别,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可等着等着,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老婆,可不可以不离婚?”众:??【女强,马甲,霸总,强强对决,1V1】
言情连载102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
从龙族开始的技能抽取

从龙族开始的技能抽取

食草凯门鳄
一次意外,郑曙获得了可以穿越世界的金手指,而且每到一个新世界都能抽取一个新的技能。【已成功穿越世界】【开始抽取技能】【抽取中……】【恭喜获得技能:方便的方便面】【技能抽取完毕,请努力探索新世界】【祝您探索愉快】方便的方便面:使用者可以随时召唤当前所在世界常规概念中的方便面。郑曙:“???”“等会儿!这也能算技能!?”已结束世界:龙族,神代型月进行中世界:一人之下
言情连载34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