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奇幻中文网】地址:qhzww.com

可青衣少年却不闪不避,反而挥剑迎上,霍霍剑光直击黑雾正心。

只听得半悬空一声爆响,黑雾如散烟尘,巨大的冲击力像波浪似的荡漾开来,少年不由自主地连退十余步,直到撞在傅长宵身上,才停了下来。

他顾不得伤势,一把抹下嘴角溢出的血迹涂在剑刃上,再次抬起了长剑。

须臾之间,金光耀耀,剑身又裹上了一层光芒,他的气色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灰败。

少年二话不说,直接搏命!

在这间不容发的当儿,忽见轿门前一晃,原是壮汉又回到了原处。

他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大人,大人,小的愿意答应您的条件,还望大人成全。”

在他看来,不过是一截头发的小事,何至于为了虚头巴脑的愚孝之见打生打死。

轿内轻笑,“你倒识趣。”

少年刚要喝止,黑暗中忽的拂来一阵阴风,也就一眨眼的功夫,壮汉失去了踪影。

其余几人对视一眼,也瞬间有了决断,统统跪倒在轿门前祈求垂怜。

“罢了。”轿子内的声音不徐不疾,“既如此,倒也不好久留尔等。”

少年此刻目眦尽裂,张口骂道:

“你们疯了吗,居然去信鬼话!”

他真是恨不得拿剑劈开这群人的脑子,看看里面是不是全装的是脓包废草。

傅长宵怕眼前的热闹波及到自己,连忙稳住心神,猫着腰向后退走。

岂料少年剑锋横走,直逼轿子。

随即。

“嘭。”

一声巨响,少年被一道黑光击中,直冲傅长宵而来。

“靠!”傅长宵被撞得脚下一滑,跌在地上痛得脸色发白。

那少年便十分惊讶地扭过头来。

他飞快地扫量了傅长宵一眼。

见其鼻头翕动,脸上的惊讶顿时消失,一抹怒容随之扬起。

他粗暴地拽住傅长宵的手腕,拉起他呵斥道:“你这小子是不是嫌命太长,连鬼域都敢乱闯!”

傅长宵真是冤得白脸转绿!

他张着嘴又闭上,闭上又张开,反复几次后,终化为一声长叹。

“唉……”

他无奈地摇摇头。

有心解释吧,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正当他纠结时,那边的轿子又开始作妖。

他赶紧指着前方,示意少年回头去看。

只见那骄子,沿着轮廓放出一圈绿光。

顷刻间。

原本排着队的行人,突然面露狰狞,扭动着僵硬的肢体朝着少年围了过来。

他们前仆后继地往前冲。

少年当即从怀里掏出一把纸钱,往天上一抛,然后护着傅长宵一步一步往后退。

倒不是他不想跑,是还有几人被困在轿子处,还得想法子去救。

可当少年转动视线,意图寻人时。

被人群挡住的轿子那儿,却传来一阵欢天喜地的大笑。

那几人居然不知死活的与那轿中的声音做成了交易。

“完了完了……”

少年脸色骤变,咬牙又摸出一沓黄符往外撒了出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呼魔印》转载请注明来源:奇幻中文网qhzww.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似婚

似婚

今雾
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真这么喜欢?林予墨不以为意回:还可以吧,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没想到,她看上人......
言情连载6万字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一片雪饼
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第一周,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从几百、几千,到几万到不等,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头上的数字是0.00001,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第二周,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且不受控制,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而且,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
言情连载185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