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针时得稳,手别抖!”裴焚语调平稳的教人怎么缝,大手朝女孩手背轻拍一下,他没怎么用力,人皮肤娇嫩,瞬间就红了。

慕苦苦敏锐察觉随着尸体脖子上的伤缝起来,身后男人的声音也慢慢变正常了,他们果然有联系,这一惊恐发现令慕苦苦如坐针毡,趁着活没折腾完偷偷观察周围寻找逃跑的机会,她不能待在大变态旁边,迟早会被玩死。

“仔细点,还是想讨凌迟的赏?”大变态轻易就发现了女孩心不在焉。

裴焚满意的摸了摸脖子,他只是魂体动不了自己身体,好在抓到一只迷路的小东西,伤好了说话也容易许多,小丫头其实还挺有用的。

慕苦苦敢怒敢惧不敢言,棺材虽大却也难以容下三个人,女孩单薄的后背不可避免的紧贴着盔甲,男人的下巴自身后落在她肩上。

女孩惊的想逃,她清楚知道面前的男人极有可能和扶砚是同类,她和扶砚已经结婚了,怎么能离别人那么近。

她的衣服也被血染脏了,很贵的,扶砚知道了肯定会生气的。

慕苦苦小心往旁边挪试图挣开冰冷的怀抱,安静躺了许久的尸体却突然伸手攥住了她的脚踝,他只一扯她整个人就跪坐着彻底瘫到身后的怀抱里,诡异的悖德感令女孩眼泪掉的更欢了。

要是扶砚知道她和别人搂搂抱抱,指不定得怎么发疯。

呜呜呜她不想被一口一口咬死,会很疼的。

“帮本将军洗手呢?”

调侃的话响在耳畔,慕苦苦这才发现她又泪失禁了,泪珠子还落在男人手上和尸体伤口上了。

“再哭眼珠子给你剜了。”裴焚语调没有起伏。

很好,停了。

小姑娘乖乖由他带着给尸体缝合完整,落下最后一针后她手脚并用扑腾着往棺材外爬,只是身后的人明显没打算就此放过他。

裴焚握着女孩的腰将人压至尸体上生生按进那冷尸怀里,几乎是她挨上去的瞬间,身后那双铁器一样的强壮手臂将不停哭喊的小人儿紧紧抱住。

“为,为什么?我缝好了……”水润的眸因恐惧和震惊不住轻颤,慕苦苦不明白,明明她都按照他的意思把尸体缝好了,她以为她乖乖的,总也可以留她一命的。

“不要,放开我!放开……唔唔……”无助的叫喊声被血淋淋的掌心捂住,慕苦苦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死死抱住罪魁祸首的胳膊,可她那点小力气根本不够看,发白的细嫩手指被一根根掰开,只能绝望的任由看起来一身正气的将军把棺材盖合上。

“恩人冷,你陪陪恩人。”娇弱的女孩无力挣扎正可怜兮兮的躺在他怀里,精致的小脸上还染着瑰魅的血和晶莹的泪,禁忌美感撼动了冰冷的心,他想把她永远藏起来。

慕苦苦努力伸腿焦急的踢向棺壁祈祷金甲将军还有一丝良知看在她帮他缝尸体的份上能放了她,棺材里空气有限,她会死在这里的,见鬼的恩人,慕苦苦现在很怀疑她从头到尾都被人骗了。

这里是墓穴,怎么可能会有其他人来,就算有**概率也干不过金甲将军。

冰冷的尸体紧紧拥住瘦小的姑娘,姿势像极了她平时搂抱枕,身体的温度被冷硬的尸体掠夺,慕苦苦没有感觉到窒息和难受,身体却逐渐没了力气,思绪也变得越来越不清晰。

呜呜呜都是坏人,要杀她就算了,就不能等她吃饱再杀吗!连断头餐都没有。

意识消失之前慕苦苦惊觉她这一生如履薄冰,从小到大好像一直在死亡边缘挣扎,就这样结束似乎也不错,起码死的时候不难受,还有个棺材,也不用麻烦别人再为她办丧事了。

就是不知道将军会不会觉得挤把她丢出去,对呀,这么挤,就该早点把她扔出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奇幻中文网【qhzww.com】第一时间更新《无限宠爱流:夫君拉我躺板板》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言情连载15万字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危酒
多个世界已完结,可宰!日六,偶尔加更。钟楚是快穿部金牌员工,晋升快穿部部长时,迎来了她退休前的最后一个系统——神豪养崽系统。于是,小可怜们拥有了巨富妈妈。世界一:震后孤儿(完)原男主威胁小可怜,想让他身败名裂,谁知道小可怜居然是全球首富仲华集团掌门人的养子。世界二:娱乐圈假贵公子——在逃太子爷(完)在他遭受全网黑的时候,她妈把古堡改成他的名字,石油大王叫他侄子,牧场场主叫他少爷?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
言情连载23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有花在野
【第一卷·末日将至·完】【防盗70%,有事会请假。】-本文文案-正在末日带头打丧尸的祝宁穿越了,这次她穿越到了废土世界。这个世界百分之八十的土地都被污染。人类都被划分为五个等级,她成了最低级的五等公民,也就是倒霉的残次品一穷二白的祝宁不得不去当清洁工扫垃圾。听说,在废土世界扫垃圾钱多事儿少,堪称梦中情工。只不过……这个扫垃圾怎么跟她理解的不一样?进入消失的一号线,她碰到了拎着公文包,长着鱼头的鱼人
言情连载279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