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晚宋苡澄即便做好了防蚊措施,依旧在操场上被叮个不轻,她明明和陆瑶一样,也是跟着节奏嗨唱,受伤的却只有她。

回宿舍以后,她挠了许久不得消停,许云初看不下去对着她喷了一通花露水,自此宋苡澄人生第一次又丰富多彩了一笔。

热浪奔腾的晚风里,她和蚊子做过伴。

周一顶着蚊子包看到老板专属电梯门打开时,她望着对面镜子里脸颊上明显的红色蚊子包,还是自觉地躲到了旁边。

周四下午要出发去团建,这是易恒科技的传统,每年夏天再忙也会抽出两个工作日去休闲放松。

九月新品要开发布会,集团品宣部门和产品组在周四一早安排了会议,不可推迟,其他同事在办公室闲聊,难得放松,米欣临时叫上几个男同事去采购,带着路上吃。

宋苡澄则留在公司给米欣做些辅助性工作,为了方便大家回程自由决定行程,这次团建都是选择自驾出行。

米欣提前统计了开车出行的同事,并将其他同事分配到不同的车里,宋苡澄打好米欣事先准备的表格,又跟楼下保安打了招呼,预留了10辆车的临停车位,只等十一点产品组会议结束便出发。

今年选定的团建地点是宜市湿地森林世界,住宿安排了开元五星级度假酒店,距离南城一点五小时车程。

十点四十,米欣采购回来,宋苡澄通知大家准备下楼,等产品组同事回来都下去后,她收好定的酒店行程单拿上包下楼。

原本安排的是米欣和宋苡澄乘坐sin的车,宋苡澄自觉地按照米欣说的黑色suv找到了最边上一辆,太阳太烈,她打着伞也没仔细看,车窗暗色的玻璃遮挡住了视线,她敲了敲车窗,谢斯南从里面落下车窗,确认无误后,宋苡澄打开后座车门准备要上时,才发现后座没人。

不久前几分钟,米欣明确地告诉她外面太热,她先上车等,眼下车上没人,她倒是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车,但看着驾驶座上的人,她确信是sin,于是慢吞吞开口尝试性问了句,“米欣是去上卫生间了吗?”

谢斯南下巴往左侧的方向指了指,意思是她上了那边的车,宋苡澄眼下真是懵了,她准备发信息给米欣问问情况,便听到他说:“先上车。”

车门一直被打开着,外面的热浪猛烈地往里涌。

宋苡澄下意识地往后座去,抬眸的间隙发现谢斯南从后视镜里看自己,一般只有司机开车的时候,客人才坐在后座。想到这,她从后座下来,打开副驾驶车门时,像是做了不少的心理建设。

“sin,这车只有我吗?”

谢斯南车上原本只带一个人,严康晨,但是在宋苡澄坐上副驾驶的那一刻,他看到严康晨去了sin的车,于是淡淡地回:“是。”

十辆汽车排着长龙,一辆辆从大厦前的环岛驶离,宋苡澄手抓着身前的安全带,看起来有些许紧张,谢斯南看后视镜的间隙瞥到她的表情,“和我同车很不适应?”

“不是。”宋苡澄察觉到自己的紧张被发现,攥紧安全带的手松了松。

“别紧张,我的车技不比sin差。”谢斯南尝试让气氛放松些。

“你,sin?”宋苡澄短暂地脑子转不过弯,分析着这句话里的歧义,他这句话的意思应该是他和sin不是同一人,难不成他是老板?宋苡澄为自己的大胆猜想吓地冒起了冷汗,一时间都忘记她没法坐在前排座位的阴影。

谢斯南开车算不得稳当,他习惯性地以最快速度到达目的地,今日却格外平稳一些,眼看着旁边的车子经过一辆又一辆,连带着sin路过时都摇下车窗,对他作出一脸吃惊的表情。

宋苡澄这时候不知道说什么,从包里翻出手机,准备发信息给米欣,又觉得这样是不是不太礼貌,前几日眼前这位大好人还送了她学习资料。

“书看得怎么样?”谢斯南率先打破沉默。

“刚开始看,不懂的地方挺多。”宋苡澄回答地按部就班,不懂得地方岂止是挺多,根本就是无从下手,让她一个艺术类的文科学生回炉重造物理知识,简直比登天还难,但客套话还是得说,“不过还是要谢谢你......”

到这里,才发现之前叫惯了的sin已经不合适。

与其猜测,不如干脆问个清楚,“还没问怎么称呼你?”

“谢斯南。”

谢斯南三个字像炸在耳边的鞭炮一样,轰地宋苡澄脑子嗡嗡作响,眼前的人,来来回回和她有交集的人竟然是她之前的相亲对象,准确地说是她的婚约对象,一时间她呼吸不畅,口水呛在喉咙里咳了好几声。

绿灯不合时宜地转为红灯,城区主干道红灯时间很长,红灯上显示的数字99甚至都没开始往后倒退,宋苡澄心里乱作一团。

谢斯南侧身从后座拿了瓶水递了过去,宋苡澄接了过来,尝试着用力拧了两下,分毫未动,好像今日这水瓶格外和她较劲,她往前拿了一些,准备再次使力时,修长好看的骨节露于她的视线,稍微用力,瓶盖自然地垂落在他掌心,然后放在一旁置物架上,水瓶再次回到宋苡澄手里。

“你是不是早就认出我了?”宋苡澄喝了半瓶水,心情平复了许多。

“也不算很早,那天在缦禾才知道。”谢斯南如实回复,宋苡澄在公司加班的第二天,他确实问米欣要了她的简历,但当时并未往深处想,真正知晓她是宋晏清妹妹,是被挡下三杯“断片”的晚上。

“所以你送我书,也是因为我哥的关系。”宋苡澄生怕误解了他作为同事的好意,再度确认,不得不说,除却谢斯南这个名字,他在她心里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奇幻中文网【qhzww.com】第一时间更新《他的小公主[先婚后爱]》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东门饕宴
作为一个先天资质极好的Omega幼崽,唐楸本来应该在一众Alpha幼崽的簇拥下享尽万千宠爱的长大,每天的烦恼除了今天是该跟这个小伙伴一起过家家,就是该陪那个小伙伴捉迷藏。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唐楸并没......
言情连载213万字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用漫画看贝克街221B好邻居

用漫画看贝克街221B好邻居

白沙塘
「正文第一人称预警,谢谢!」「文案展示的是第三人称视角中众人对主角的认识,与第一人称主角对自己的认识不同,文章双视角交织。」☆推推基友橘铃的二言BG《幸福婚姻模拟器》☆何学死了,又活在了现代摩登的英国伦敦。他的手机载进了同步漫画论坛,预示到自己的结局——「他今天会被炸死,并且尸体被夏洛克拖出来做实验。」何学:……于是——现代摩登的英国伦敦贝克街221B公寓里面,住进了一名普通又内向的来英求学的留学
言情连载122万字
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

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

欠金三两
原名《攻略病娇男配的正确方法》预收《不要靠近师尊》女师男徒重生文《论如何迫害大师兄》疯批圣父男主《是妖怪就不可以吗》收下各种男配妖怪《你有白孔雀吗》性格古怪白孔雀追不到的火葬场——本文文案李弱水穿书了,系统要她攻略那个温柔贴心、笑如春风的男配路之遥。她做好了准备正要开始演戏时,猝不及防被这位温柔男配用剑指着。李弱水:?他慢慢凑近,唇角带笑、语气兴奋:你是如何知晓我名字的?看着他袍角的血,她觉得有必
言情连载72万字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有花在野
【第一卷·末日将至·完】【防盗70%,有事会请假。】-本文文案-正在末日带头打丧尸的祝宁穿越了,这次她穿越到了废土世界。这个世界百分之八十的土地都被污染。人类都被划分为五个等级,她成了最低级的五等公民,也就是倒霉的残次品一穷二白的祝宁不得不去当清洁工扫垃圾。听说,在废土世界扫垃圾钱多事儿少,堪称梦中情工。只不过……这个扫垃圾怎么跟她理解的不一样?进入消失的一号线,她碰到了拎着公文包,长着鱼头的鱼人
言情连载279万字